卑鄙的把戏

0

0

us.png
EyesOnly.png

“我顶你妈的。”霍兰德斯委员走到窗前,把文件砰地一声摔在桌子上,然后双手插进口袋。

他的门吱呀呀地敞开着,向里面窥视的则是他的私人秘书。包括一位不速之客站在委员的办公室外。

“很抱歉打扰您,先生。管理局首席联络员查尔斯·古德温来见您了。”

管理局已经派人到霍兰德斯委员的办公室,调节君主安保部与蓝皮书组织间的紧张关系。他们知道,如果这剑拔弩张的局势得不到缓解,内部冲突总有一天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霍兰德斯委员叹了口气,走回自己的办公桌。“好吧,让他们进来。”

他把椅子稍稍向后拉了拉,随后坐了下来。这时首席联络官拿着一份文件走进了房间。

“霍兰德斯委员,还是只是助理委员霍兰德斯?”

“霍兰德斯就好了,孩子。”

霍兰德斯委员不太喜欢别人用他的全名称呼他。这会让他很不高兴,但他更喜欢开门见山,不用介绍,也不用别人通过单调乏味的头衔来称呼他。

“我猜你已经完全意识到了蓝皮书公司的那帮烂屁眼瘾君子们的处境?”他把手放在桌子上说。

“是的,阁下,我的上司和我都很清楚贵机构目前所处的情况。我怎么才能帮您和军情13处摆脱困境呢?”

霍兰德斯委员清了清嗓子,看着古德温局长:“告诉他们,我们既没有兴趣与蓝皮书合作,也没有兴趣满足他们的要求。我们宁愿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行事。”

“好吧,那不会产生什么好结果的。以及——我可以吗?”

古德温指着霍兰德斯委员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后者点点头,示意古德温局长坐下。

“谢谢。现在,你们所持有的这个物体的情况是怎样的?据我所知,它正被运往我们的一个工厂,用于……保护?”

“是的,暂时是这样。伦敦分局的科长已经下令把车调到你们的一处设施去。这只是一个额外的预防措施,直到事态逐渐趋于稳定。当然,我们不想重蹈1991年的覆辙。”

“啊,是的,那件事……提醒我们这是谁的错?”

早在1991年,蓝皮书部队就派出了一支队伍来取回一个被撞毁的物体,该物体已被运送到由军情13处(MI13)所监管的英国设施。当蓝皮书部队最初到达时,监管该设施的安保部队警告他们离开该场所。但他们拒绝离开。这一事件使蓝皮书和军情13处之间的紧张关系持续发酵了近两天,直到联合国异常活动委员会(UNAAC)介入并指示蓝皮书组织退出,在此之前世界安全理事会一致支持英国代表。

然而在那次事件之后,军情13处与蓝皮书的关系持续恶化,两家组织今天仍然处于敌对且中立的状态。当涉及到与异常相关的行动时,霍兰德斯委员并不十分尊重蓝皮书组织在英国境内的行动管辖权。

“那是蓝皮书组织,他们开始违背英国政府的指令,我们对此并不持宽容态度。”他靠在椅背上说道。

“听着,不如我们忽略你和蓝皮书组织之间的历史矛盾,专注于更重要的事情?”

霍兰德斯委员一边嘲笑着,一边向古德温靠近。

“当然,我同意你的观点。但是,当他们试图保护这个国家的时候,他们却用武器指着我的士兵。我的政府不能对此置之不理,如果他们想要的话,他们可以得到这个血腥的物体,如果它不带有任何异常的话。”

古德温挠挠头,试图想出一个解决办法。

“好吧,好吧,不过我们至少应该暂时约束一下蓝皮书组织。不如让UNAAC的世界安全理事会通过一项决议,发起调查活动,并尽可能地停掉蓝皮书驻欧洲的行动负责人的职务?”

霍兰德斯委员沉默了一会儿,直到他从椅子上站起来,伸出手来要求握手。古德温局长也站了起来,和局长握了握手。

“很好,我将向Ml13的局长提出这个问题。”

“好的,我会转告我在Site-007的上司,并在下次UNAAC会议上支持你的决定。”

古德温向门口走去。

“稍等下。”

古德温在门口停了下来,转向霍兰德斯。

“蓝皮书组织不会轻易逃脱惩罚。他们会得到应得的报应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