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2
866.jpg

受祝牧所Auctoritas Impertus存档处得到的对RPC-866的木刻描绘。最初在收容失效期间发现。

omega-black.png

现象注册码:866

项目分级:Omega-黑

危害类型:逆测量危害

描述:RPC-866指约20km2的一片区域内过去所有人类所看到的事件总称。该区域位于埃及和苏丹之间,红海沿岸的哈拉伊卜三角洲Hala'ib Triangle争议地区。

根据1959年地区总监艾森·阿瓦德Ehsaan Awad与新成立和重组的穆卡巴拉Mukhabarat1萨拉赫·纳斯尔Salah Nasr将军之间的协议,该地区已设立禁飞区,然而管理局与中东其他机构23的关系日益紧张,以及近日穆卡巴拉Mukhabarat其本身的内部状况,都威胁到了这种状态的可靠性。

RPC-866主要是被尼罗河沿岸现代纳赛尔湖附近的一个人口167人的未被承认的村庄定居点的居民经历的。目前该村所有居民在一生中至少经历过一次RPC-866,但各居民对每次事件的日期和状况表述不一。这些日期从“几天前”到数十年前不等。

关于与RPC-866类似事件的报告已从大量不同地点的信息来源收集,其发生的潜在时间范围跨越了数千年。然而,这些说法被认为是不可靠的,它们与RPC-866的联系充其量也是间接的。4

传说中的其他特征是所有居民普遍认同的,其中最突出的共同点是RPC-866是由不明物体的撞击事件引发的。

所谓RPC-866的“撞击区域”是可变的,但通常认为是指中心在上述20km2范围内的一片方圆1.3km2的区域。每年6月下旬至7月上旬,RPC-866-1会在此区域内出现。

RPC-866-1为15m高的黑色金字塔形建筑物,无可视入口。RPC-866-1被认为是祭献对象的初始入口,可通过它进入RPC-866-2。

RPC-866-2为RPC-866-1下方的一个约3km3大小的区域,据信是RPC-866的躯体或物理表现。该区域似乎构成了一个假真空或低ACS影响域,已知的物理定律在该区域内不适用或不一致。如果在异常显现后不采用相应的收容程序,RPC-866-2会开始迅速膨胀,若短期内无法收容,则该区域预计会迅速膨胀达到地表高度。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AFRICOM在当地政府中取得了足够的影响力,以确保在该站点附近建立一个半永久性的着陆区以协助收容。这是在显现期间接近RPC-866-1的唯一途径。

自1590年以来,RPC-866的显现,包括其日期、范围和地点,都由管理局及其前身,也就是受祝牧所Auctoritas Impertus编排整理,当时该站点被首次置于现代形式的收容之下。

RPC-866在被受祝牧所Auctoritas获取之前对现实的影响尚不清楚。如果收容失败,据了解,该项目有能力引发异常的负概率性危害趋势的出现,其规模足以影响到世界范围的行动秘密完整,以及突然出现的可变化Gamma-红或更高等级的异常实体、物体或地点。人类与RPC-866-1或-2的接触总是致命的,受影响的人无法离开其周围的环境,并最终因营养不足、脱水或其他未记录的原因导致死亡。

RPC-866具有极强的敌意,或许是有知觉的。人类的心理痛苦或与RPC-866的缓和呈正相关,且这种痛苦在分析和收容该实体时都是必不可少的。5

leimajj.png

RPC-866-1

RPC-866的突破收容仅在1590年发生过一次。这一事件当时被受祝牧所Auctoritas Impertus的成员称为「血年」,该事件表现为一种未知危害模因和生物制触媒在现埃及和苏丹境内尼罗河沿岸的小型农业社区极速蔓延6。上述触媒传播方法尚不清楚;研究部在校验了受祝牧所Auctoritas记录后,提出了相互驳斥的假设,研究部人员怀疑传播方式为空气传播和媒介传播,但这两种传播方式都无法通过可检验的研究加以证实。

受祝牧所Auctoritas的成员直到该触媒大量扩散时才意识到事件的发生,导致许多村庄和小村庄被遗弃,并在该地区造成小规模饥荒。与该组织合作的奥斯曼帝国商人的旅行路线受到严重影响。

根据记录,受该触媒影响的人分为两个不同的群体,分别被受祝牧所Auctoritas标记为“主动”和“被动”。这两组人都会在三到五天的“预热期”中,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现在所谓的精神病症状。在完成上述“预热期”后,触媒已经在受试者的中枢神经系统内大量扩散,到达大脑额叶和小脑区域,使其能够控制自愿运动。“迁徙期”会随之而来,对象会被自己的肢体大量“成群结队”地转移到假设的适合触媒生长发育的条件下。7

在抵达目的地后,主动组将会被迫对自己的手进行长时间的自残,手臂会被由他们自己的骨头组成的尖锐的临时物体替代。然后,这些主动组的受试者会反复尝试用他们经过改造的手来与被动对象练习穿髓pithing8在先前事件的持续时间内,被动组对象被记录为近昏迷状态。在固定绝大多数被动组对象后,受影响的主动组对象将经历一段快速的细胞生长时期,这将产生与受害者的神经系统相交的尖锐骨骼结构,之后会被受影响的对象自己的所取代。

随后会发生进一步的细胞生长,并最终形成一个大且存活的瘤体肿块。这些肿块随后会被其他受影响的对象搬运和放置在一起,这些对象会尝试在肿块本身的进一步骨骼和肌肉生长的帮助下,将它们雕琢成奇异的形状。雕刻而成形状将是模糊的圆柱形塔楼,约3至16m高,装饰着尖锐的骨骼生长物和无功能的眼球状畸胎瘤。9虽未经证实,但管理局相信,在整个过程中,所产生结构将至少保持部分的意识。

这些结构随后将被烧毁在由其余被动组个体建造的临时火葬台中。每个火葬台完全由车轮形状的圆形物体构成。在点燃每个火葬台后,对象会试图在以前被他们视为感情上珍重的物品上雕刻出箭矢状物体,然后将这些物品和他们自己扔进火葬台。

在该地区和其他地区也发生了具有类似特征但情况不同的疑似异常事件;有记录表明,有人会大笑,变得忧郁,或试图通过溺水自杀。

收容突破终于在意外地执行了当前的收容程序后结束。这使得受祝牧所Auctoritas —— 以及现代管理局 —— 在当时的地方政府中获得了立足之地,并一直延续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帝国的解体。

储存在阿布辛波的现代小镇的旧受祝牧所Auctoritas记录中包含了对当地农民在事件发生前的描述,其中提到了一个游牧运动或“邪教”,其致力于崇拜坠落的星星和一个模糊的在天空之下划船的“河人”形象。10

据信,这些来历不明的群体在受祝牧所Auctoritas抵达之前就维护了对RPC-866的粗略收容。11对该组织的尝试接触,或者对他们的失踪和RPC-866的收容失败关联调查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


收容协议:对RPC-866的收容只能在每年6月下旬或7月上旬实现,因为RPC-866-1只会在这一时期表现出来。

在此期间,必须时刻对RPC-866保持警惕,如果RPC-866-1表现,则必须立即执行收容措施。执行收容程序的安全阈值为9天。没有制定应对收容执行失败的应急程序。

对RPC-866的收容是通过让一名人类进入RPC-866-2来实现的。在此人过去有遭受创伤或暴力经历或缺乏安全感和自尊的情况下,收容效率最佳。从该受试者初次到达OL-Site-866到被部署到RPC-866-1,受试者的待遇须是冷淡的,以便使受试者遭受最大程度的心理伤害并促成RPC-866需求的满足。

在OL-Site-866中保存了一份300名潜在对象名单,其中包括他们的关联数据和可能有利于长期收容的特征。这份名单将每月更新,并在管理局第一响应方案Authority's First Response program内优先考虑对象。清单中的任何和所有对象须是或曾经是管理局2级或更高安全级别的雇员,最好是在最后使用的前几年中就利用可控情况和环境潜移默化地进行准备。12

管理局确保对RPC-866的收容可安全地无限期持续下去。

收容附录866-01: ████协议执行。



« RPC-865 | RPC-866 | RPC-867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