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C-CN-014
现象注册码:CN-014

收容评级:Alpha

威胁等级:白(无效化)
h-destabilization.png 不稳定 h-memory-alteration.png 记忆改变 h-mind-regression.png 精神控制退行

收容协议: Site-CN-021 的重建工作正持续进行,原站点人员暂被并入 Site-CN-006 中。新的 Site-CN-021 暂被定为一个稳定且公开的综合性小型站点。介于每位被事件 CN-014 “一忘皆空”影响的个体丧失事件及其发生前的两个月内的记忆,且其在受 RPC-CN-014 影响的一定时间内均出现健忘、基面不稳定等现象,因此不应当对此类个体采取记忆删除措施。除部分经全球督查授权的人员外,其他人均不应知晓该事件的存在,因此可对部分平民采取记忆删除措施。任何涉及 RPC-CN-014 或 CN-014 事件的文档均仅允许4级权限或被授权人员访问。

对 Site-CN-021 的探索活动应持续进行,以探索事件发生期间的具体内容。MST-癸卯-21 编号为 21012 的成员尸体应当被回收,并交予其家庭成员进行保管,声称原因为“在一次收容行动中殉职”。冬青博士被追授管理局“人类必胜”荣誉勋章与烈士勋章,由于无法找到尸体,其生前所穿戴的衣物将被交予其家属。在新 Site-CN-021 建成后应在附近勋碑,用以纪念其所作的贡献。薛枳博士被判有反人类罪,但由于具有记忆学方面的研究价值且其已经被确定不会构成危害,因此被收容在 Site-CN-006 站点内,移交至记忆学部门处理。

受 RPC-CN-014 影响的管理局人员被允许在医疗部门接受长期治疗,这一治疗过程中需记忆学部门与心理学部门协助进行,直到其受项目的影响效果显著降低后,方可被认定为痊愈,但其仍被建议今后常进行记忆方面的检查,以便及时预防可能产生的阿尔兹海默症。对报告与影像中所提到的模因-记忆噬体合成装置的有关研究仍应继续,新的研究应由包括 Site-CN-006 记忆学部门主管 Dr.Oranges 在内的各部门共同完成。管理局应当在内部推行“管理局标准试验措施”,并加强人员审查,以防止类似的由重职人员导致的收容突破事件再次发生,造成不必要的人员伤亡。

pexels-photo-4888474.jpeg

RPC-CN-014 的收容间遗址,图中人物为 Dr.Oranges

描述: RPC-CN-014 是一类已经无效化的异常能量源,所涉信息均被列为4级保密。在其被触发的情况下,会造成所处区域的现实坍塌,并在信息平面内产生大量冗余信息量子并造成认知功能紊乱或意识退行危害。这一危害持续时间不定,已得到的资料中项目的持续作用在几天到几十年不等,部分资料中对个体曾产生终身的长期影响。这类延后影响即使在离开项目所影响的范围内仍旧存在,受影响不深的个体可能会经历短暂的记忆丧失,严重个体可能导致认知能力下降甚至由冗余信息导致的死亡。项目对老年人的作用案例中已经表现出长期的阿尔兹海默症。

根据传回的信息,2018年8月24日,收容项目的管理局华北地区站点 Site-CN-021发生了收容失效事件,这导致一名负责营救的机动专项组成员的死亡,以及大量人员受伤或记忆丧失、意识退行。事件以时任站点记忆学部门主管冬青将 RPC-CN-014 无效化为结局。经现场传回的调查,这一收容失效事件极有可能来自于一名具有高通行权限的具有马尔萨斯信仰的职员,这一职员目前已经受到永久的意识损伤,并被长期监管以进行记忆学研究。

机动专项组随后在站点废墟内发现了冬青博士在无效化异常之前留下的记录仪与录音机。根据冬青博士生前留下的讯息,项目的无效化是通过将其实体用一类名为“模因-记忆噬体合成装置”的药剂而完全记忆噬体化进行的,因此其所化成的记忆噬体即可定向吞噬 RPC-CN-014 所留下的高量级记忆矢量。并且所获得的资料显示,在事件发生前,管理局对这一装置的研发已经进入到试验阶段,并且可以匹配冬青博士以进行这一无效化行为。然而由于项目造成了不可逆的记忆删除,并且现实扭曲期间,除一部分带有现实稳定性因子的记录设施,其他的资料全部被摧毁,因此对于这一装置的绝大多数文件都已失效,管理局记忆学部门读这一装置的研发再次回到最初状态。

附录: Dr.Oranges 的办公室备忘(限4级及以上人员访问)

目前的事件已经结束,我已经说服主管向 GD-ASIA 在理事会中发起提案,使对于异常项目(尤其是高危项目)的实验规范化、标准化。由于曾经深入参与过对“模因-记忆噬体合成装置”的开发,笔天者被允许来撰写 CN-014 的文档,也就是本文档。

事实上,除了描述部分中收容失效事件的伤亡之外,这一收容突破事件还对周边地区造成更大的影响,尽管他们并未身处于中心地带,但这一异常现象的辐射也使他们面临极大的老年患阿尔兹海默症、躁郁症等疾病的概率。尽管患心理疾病的个体还是少数,但仍然存在,就比如笔者因此而患上焦虑症。所以,CN-014 所造成的损失远远大于数据中所记录的那样。

[已编辑]博士目前正在接受治疗,已经能够进行正常交流,也变得没那么神经质了。现在看起来和我过去认识她时差不多,精神状态趋于稳定。只是她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过去的事情,现在看起来没有原来当我上司时那副雷厉风行的模样了,有些畏畏缩缩的。尽管我再三强调[已编辑]博士对于记忆学研究毫无帮助,如果她被指控犯下反人类罪,那么应当接受惩罚,即使不接受惩罚也没必要留在本部,被关在收容间里。然而仍然有一些人试图阻止我将她请离管理局,我认为这说明管理局内部仍有一股马尔萨斯的卧底势力。也有可能是我多疑了,尤其是被 CN-014 影响,落下后遗症之后。

哦对了,还有另一点我没有在文档里写出,因为我认为这件事情写出会引起更多疑惑。根据 MTF 给我透露的消息,我是在站点内部被发现的,并且在其无效化之后被救了出来。我想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我收到 CN-014 的影响较深,幸运的是,由于我离项目的距离没有太近(好像是在进入研究楼后不久就晕倒了),我至少没有像[已编辑]博士那样被摧毁心智。我当时为什么没有撤离,我进入研究楼内部后发生了什么,这是个问题。或许过一段时间,短则几月,长则几年,等到我的精神彻底稳定下来,或许会去 Site-CN-021 内部看一看。

最后,如果我曾经在研究团队履职,那我和冬青博士应该曾经是同事,尽管我已经丧失关于他的一切记忆,但请还是允许我对他的献身精神感到由衷敬佩与惋惜。虽然已经魂飞魄散,化为信息空间中无数的记忆噬体,但我仍愿他的灵魂得到安息与平静。

Dr.Oranges,记忆学部门主管
写于新 Site-CN-006

« RPC-013 | RPC-014 | RPC-015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