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C-097

0

0

pl.png es.png ar.png ru.png
beta-orange.png
darkhole.jpg

RPC-097 洞口

现象注册码: 097

项目分级: Beta-Orange

危害类型: 视觉危害,感官危害

收容协议: 在收容 RPC-097 的结构四周应竖起直径三十米的围栏。安保人员将在周边巡逻以确保围栏完整,并防止平民进入收容站点。收容站点必须以私人采矿作业的名义运作。RPC-097 的入口必须始终隐藏以防止意外的观察。任何情况下都不应有人进入 RPC-097

描述: RPC-097 是一个小心混凝土结构地板中的洞,在洞口处的直径为 1.5 米。RPC-097 中的通道以 45° 角通入地底,通道壁由严重锈蚀的带肋钢板组成,后者与街边排水沟中所用钢板类似。RPC-097 内不存在光源,其最终深度未被测定。

任何直接看到 RPC-097 洞口的受试者都会有进入 RPC-097 的冲动,尽管这一冲动可以被努力抵挡住。进入 RPC-097 的受试者倾向于头向下爬行,通常根据能见度确定自己的位置合适,无论进入前他们是否被提供光源。

理论上,RPC-097 的通道拥有圆锥形结构,因为通道直径被观测到越延伸越狭窄。受试者往往忽略这种变窄的现象,导致其困在 RPC-097 中。被困住的受试者展现出极大痛苦,这种痛苦随其在 RPC-097 中停留的时间而增。RPC-097 中的被困受试者拥有 100% 的死亡率。被困住而后被救出的受试者往往多处骨折,尤其是其骨盆部位。

附录: RPC-097 的探索

受试者 CSD-4932 从现有 CSD 人员中被挑选出来用于探索 RPC-097。受试者被提供一个手电筒,一个用于向控制中心传输音频的无线话筒,并配有一个安全带从而能使用钢缆绞盘将其救出,

CSD-4932 被要求观测 RPC-097,直到其主动自己进入 RPC-097

研究员 Hawco:请打开手电,如果看到了什么,及时告知。

CSD-4932:哦,对了!

CSD-4932 打开手电,并且照亮 RPC-097 内的通道

CSD-4932:这地方真是锈蚀严重。

研究员 Hawco:已经记下来了,你继续。

CSD-4932 在 RPC-097 中爬的更远了些,生锈的钢管钩住了他的 CSD 制服,使他前进有些受阻。受试者继续前进了数分钟后停止,总共前进约一百米。

CSD-4932:一堆锯齿状的边缘从地板上突出来,闻起来像呕吐物。

研究员 Hawco:已经记下来了,继续走,但是别伤到自己

研究员听到 CSD-4932 试图爬过危险区域,随后是一声低沉的撕裂声。

CSD-4932:该死!把制服扯开了。

研究员 Hawco:我们可以给你换,你继续。

CSD-4932 在 RPC-097 中下降了四十分钟,未发生事故,预估已经行走了两千米。

研究员 Hawco:你现在感觉到什么了吗?有什么异常的念头或者情绪吗?

CSD-4932:是……我我感觉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在我去监狱之前,你懂吗。

研究员 Hawco:详细说明一下?

CSD-4932:你曾经和你的朋友探索过野外吗?玩一些游戏,就像捉迷藏那样?我现在感觉兴奋,和那时候一样

研究员 Hawco:有意思,请继续。

探索持续约 35 分钟,没有任何发现。预计已经行进 3.5 千米

CSD-4932:额,博士?

研究员 Hawco:你发现什么了,CSD-4932?

CSD-4932:这儿有个……额

音频安静了十秒

研究员 Hawco:嗯?

CSD-4932:有个……东西在这儿。

研究员 Hawco:具体点。

CSD-4932:它是……额,自来水。

研究员 Hawco:就这样?

CSD-4932:额,但是它流动得……有问题

研究员 Hawco:流动得有问题?

CSD-4932:是的,它从我左边的小洞流出来,但没淌在地上,而是流上天花板,就像是这儿的重力不正常一样。

研究员 Hawco:真奇怪,请继续。

CSD-4932 花了两个小时在 RPC-097 中下降,无事发生。音频已经确认 RPC-097 直径已经足够狭窄,能使得 CSD-4932 需匍匐前进。CSD-4932 没有向控制中心报告这些变化。预估已下降 6.75 千米

CSD-4932:我——额,我觉得我身后有东西。

研究员 Hawco:你能看到什么吗?

脚挪动声和紧张的呼吸声

CSD-4932:该死。隧道太窄了,我没法转头。

研究员 Hawco:你能听到什么吗?

CSD-4932:嗯……是,有什么东西在挠,在动,我猜它靠近了。

CSD-4932 尖叫着开始迅速爬到 RPC-097 更深处

CSD-4932:它该死地靠近了!该死!它在追我!

CSD-4932 开始向 RPC-097 深处逃去,直到最后一次通讯后才说出有意义的话。

CSD-4932:我——我该死地困住了。我动不了!

尖叫声与挣扎声。

CSD-4932:救命,把我救出这该死的地方!求求了。

任务控制中心选择将 CSD-4932 留在 RPC-097 几小时进行研究

经过两小时的抽泣与哭泣后,话筒收到一声断裂,并紧跟着是 CSD-4932 的强烈尖叫

类似的断裂声不断响起,并且逐渐加快。D-4932 的叫声表现出剧烈疼痛与歇斯底里。

CSD-4932 在四小时后后最后一次有声音。话筒记录了又三十分钟的断裂声与粉碎声。然后控制中心决定救出 CSD-4932。

使用钢缆与绞盘成功救出受试者。CSD-4932 被确认死亡。受试者遗体有的大量挤压痕迹。

——记录结束

« RPC-096 | RPC-097 | RPC-098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