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毗悉-壹叁肆零-戏

3

3

us.png zh-cht-1.png zh-chs-1.png

经略一
监部一 第██所



平异者入

ding.png
image.jpg

可怜士绅染此异

志号: 阿毗悉-壹叁肆零-戏

志类:

平异: 未几,阿毗悉-壹叁肆零-戏越其囿而走,散布四野。其果谋大行于世,犹未明之兆。欲除腺百斯笃1,当以水蛭驱于外。



平异者出

刀笔吏入

叙之: 简者,文之魂也;繁者,以华饰其俗也。是直言:2阿毗悉-壹叁肆零-戏,吾谓之曰鼠疫也。若君果真未染此疾,必振怖于斯。此疫何其危急,万民惶惶!人之疾也,可书短文:触鼠而起,次乏于身,后靡于神,渐感诸痛,驯致体虚,复生烧热,是以此证之迁延,乃成腺百斯笃之疾。须臾终毙,人皆悼之。吾书之时,入殓者已二千万矣。

附录:阿毗悉-壹叁肆零-戏之患者,受治

受访者: 霍氏

寻访者: 波博士

序: 霍氏罹阿毗悉-壹叁肆零-戏已十有四日。此为蛭法之终疗也,斯人受乎丧前。

<始记 经略一,监部二, 霍氏之室>

霍氏卧于榻。

波博士入。

霍氏起。

波博士: 日安,霍氏。自先日起,汝曾稍愈乎?

霍氏: 无有。 独每况愈下。尔所医也,我皆唾之。

波博士: 当真?莫,吾弗信之,放血何如?

霍氏: 尔耳未聪?实如此。尔等恶徒,徒为愚行, 伪借水蛭,实无所成,惟赌我命!

波博士: 此语甚鄙,汝何言至此?吾助不再,汝自量之!

波博士出。

霍氏: 我望尔等皆染其病,自放其血以水蛭!

俄而霍氏仆地。

<终录>

结语: 不日霍氏死。自其亡,波博士见录诸恶评乎古式促鸣,其位之于学府如水蛭,未为之去。

刀笔吏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