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C-715
Badge-Ten.png前十文章

1

1

us.png
gamma-orange.png

现象注册码:715

对象分级:Gamma-橘

危害类型:额外性质: h-grouped.png 群体 h-biohazard.png 生物 h-corrosive.png 腐蚀 h-extreme-temperature.png 极温 h-auditory.png 听觉 h-emotional.png 情绪 h-ideological.png 意识形态 h-mind-control.png 精神控制 h-visual.png 视觉

收容协议:RPC-715目前收容于Site-002的标准人形生物收容间。仅限出于测试目的将RPC-715-1,RPC-715-2,与RPC-715-3从RPC-715收容间内移出。除测试目的外,RPC-715不允许拥有纸张、铅笔、画笔等任何形式的书写工具。

FB_IMG_1556416898222.jpg

在测试后由CSD人员重新创作的RPC-715-1。画作重制品未显示异常效应。

在RPC-715-7创造后的升级收容协议:所有分配到RPC-715应每周进行心理评估以检查任何与RPC-715有关的长期模因影响。RPC-715的尸体应保留在Site-002一处无家具安装的人形生物收容间。房间地板由可通过200mA的暴露在外的铜质网格覆盖。房间保持持续监控,同时如果RPC-715重新进入活跃状态,ASF队伍应准备应对一次收容失效。

除用于测试外,RPC-715-1,RPC-715-2,RPC-715-4,与RPC-715-5应收容于标准异常物体收容单元。RPC-715-1的收容单元应安装有一台低频率音频记录设备,且每日检查记录。若音频音调超过9赫兹应上报研究队伍。

RPC-715-3应收容于一处防火收容间,房间安装有卤代烷灭火系统1与标准视频监控。禁止有暴力史的人员因任何原因进入RPC-715-3的收容间。任何情况下ASF队伍不允许进入RPC-715-3收容间。

RPC-715-6必须收容于4级生物危害收容间。进入房间应通过一处净化室与一道分层钢制气密门。房间将保持负压状态并持续监测任何环境变化。CSD队伍应每周进入焚毁收容间内的任何真菌或有机结构增长。进行RPC-715-6测试与清洁的CSD的人员应在暴露后在净化室中停留12小时 24小时 48小时。表现出RPC-███,RPC-███,或RPC-████迹象与症状的对象应立刻焚毁。所有对RPC-715-6的测试目前应得到站点主管许可。

RPC-715-7应收容于一处10m x 30m x 6m改装4级异常物体收容间。收容间环境应受严格控制,且每日检查腐蚀迹象。通常不允许人员进入RPC-715-7前方5m处。3级权限或以上的人员禁止因任何原因进入RPC-715-7收容间。

描述:RPC-715是德裔美籍画家弗里德里希·田立克的尸体,与其被分为RPC-715-1到-7的其画作。RPC-715约1903年生于德国██████,并于1971搬至██████ █████████████,有确凿证据表明在此五年后其异常能力出现。在RPC-715被管理局████年七月██日收容时,项目身高193cm,约85岁,重34.5kg。在收容期间,RPC-715表现出极端瘦弱,完全没有体毛,肤色苍白。相关医学评估显示项目心血管系统已消失几年,且身体完全营养不良。尽管RPC-715表现出几项生理缺陷,项目不受此类缺陷影响。项目能够拥有标准体力与移动能力。RPC-715的视觉严重损伤,视觉敏锐度为20/200,视野仅有13°。但这并不影响RPC-715感知一定距离物体或视野外物体的能力。目前未知项目如何达到以上能力。

RPC-715在受管理局收容前已创造出三个独立的RPC-715实体。全部三个实体均在RPC-715位于██████的家中发现。在发现时,RPC-715的住所除三幅RPC-715实体外没有任何家具。由RPC-715创造的实体都表现出部分相似的不同异常效应。每个实体在通过摄像,视频记录或其它任何类型的映射观察时都表现出逆模因效应。通过此类方式观察到的画作外形被感知为黑色或烟雾包围。这导致每个实体的作画内容难以了解。对RPC-715的感知方式只有直接视觉接触。对每个实体的视觉感知会触发每幅画作的不同异常效应。 上述内容在随后测试RPC-715-3,RPC-715-6与RPC-715-7时受重新审核。

由于RPC-715实体的逆模因性质,故研究队伍必须极大依赖测试的CSD人员对画作描述。所有观看过此类实体的对象的叙述都在回忆时称之为“感人”或“栩栩如生”,CSD的报告表现出轻微不同与在后续采访中的少数变化。在少数情况下,对象描述在观看时画作会积极变化。此类叙述宣称画作以不同声音与语段对他们“说话”。在非常稀有的案例中,CSD宣称再看见画作之前先听见它,在RPC-715-3与RPC-715-4上最为明显。研究员目前确信实体画作内容某种程度上反应对象对其看法。

RPC-715宣称每幅画作都“占有”它自身的一部分[参见首次采访71502-07]。由RPC-715-3采集的样本表明画作为有机性质,且DNA与RPC-715以及[已编辑]匹配。但是,在非物理采集时(如RPC-715-4),画作样本与标准油画相匹配。RPC-715称他在努力完成一个实体时无法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项目只需要通过挥动几次画笔,临时拼凑图画,在后期,他只需要触摸平面并持续不定时间后就能够完成一幅画。目前收容协议已升级尝试阻止RPC-715创造更多实体[参见事故报告71518-13]。


RPC-715-1「杀戮并观赏 h-visual.png 视觉危害 h-auditory.png 听觉危害 h-emotional.png 情绪危害


eardrum.PNG

长期接触RPC-715-1对鼓膜造成的损害。

该实例被测试对象命名为「杀戮并观赏」,是RPC-715所创造的首个实例,它被认为是在1976年七月左右完成的。该实例被画在一个大小为40.5 x 50 cm的标准油画内框上。RPC-715-1和RPC-715-2、RPC-715-3同为首批获取实例。

RPC-715-1有一个完全黑色的背景,上面仅绘有4-5个穿着红色长袍的人物。穿着红色长袍人上有各种明显的符号。所有的测试对象都声称听到了一个深沉的声音说“杀戮并观赏”,而后会有一阵不断升高的足以使耳朵变聋的声音。任何直视RPC-715-1的人类都会立即表现得很忧郁并收到微小的听觉创伤。接触RPC-715-1超5分钟的人,会形容它发出的噪音无法忍受,并开始乞求停止测试。但是,他们从不直接靠近RPC-715-1,试图停止噪音。长期接触RPC-715-1的测试对象均会出现心率升高的情况,往往达到200 bpm以上。测试对象的耳膜常在这一时间段破裂,同时他们也报告说看到了画中的第五个人物。此外,已经证明这些人物会对测试对象的心跳产生影响。所有观画的人在离开观画区后都表示出强烈的不安和妄想的情况。这种产生的妄想导致了数个测试对象先后自杀,故建议所有查看过RPC-715-1的人都要进行记忆删除。

经过持续的观察和测试,研究人员发现,RPC-715-1在被主动观察时,会不断发出频率为6.5赫兹、强度不等的声音。RPC-715-1的收容室需安装音频检测装置。每天需检查RPC-715-1收容室的录音是否有任何不同。


梅罗达克Merodak博士的结束语:我相信RPC-715-4和RPC-715-5能给管理局带来很大益处。我想通过上级渠道请求将其对象类别改为Theta。

我们仍然不能完全确定RPC-715是如何创造出它的画作,或者它是如何将自己融入其中的。可以观察到RPC-715每次创作一幅画仅需几秒钟,但它的身体却受到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在完成RPC-715-7之前,它在功能上就是一具行走的木乃伊尸体。我们对RPC-715的运作原理或它如何制造画作及其异常效果缺乏深入了解,这使得RPC-715成为一个极其危险和不可预测的实体。


« RPC-714 | RPC-715 | RPC-716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