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019

管理局于1896年掌握了无重力发生器(Null-gravity Generator)技术,并立即着手展开了NG飞船的建造计划。几起值得注意的飞行事故使有关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任何基于NG引擎的载具都必须能够在地面大气层的极限范围以及延伸到太空中的真空环境移动并航行。

1

1

us.png
site-header-white.png

Site-019

月球后勤及收容设施

Landscape.jpg

概述


建立时间: 初次建立于1906年7月13日,1906年12月2日废弃。1926年5月4日重新启用

前台伪装:

地点: 哥伦比亚山堡(Columbiad Mons),沙克尔顿环形山(Shackleton Crater)1,89.44°S 141.8°W,月球

代号: 哥伦比亚堡(Fort Columbiad)

十六进制码: [13]

站点职能: AEDF地球舰队(TERFLT)补给设施、Beta/Gamma级研究及收容、月球电力供应

部门管辖权: 收容部(AEDF/U&IIB2)

总面积: 大约15000m23

设施进出: 作为管理局月球航天飞机返航(Authority Lunar Return Shuttle, LRS)程序的一部分,各种船只会逐月定期进行人员货物往返于019号站点与近地轨道的转移。该站点拥有四个U&IIB货运/重型标准停机坪。

站点历史: 管理局于1896年掌握了无重力发生器(Null-gravity Generator)技术4 ,并立即着手展开了NG飞船的建造计划。几起值得注意的飞行事故使有关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任何基于NG引擎的载具都必须能够在地面大气层的极限范围以及延伸到太空中的真空环境移动并航行。一个月球旅行计划于1901年被首次拟定,并在随后的五年里最终建造了管理局航天器哥伦比亚号(AV Columbiad)。5

1906年7月10日,哥伦比亚号由保卫部资深潜艇水兵埃蒂安·蓬查坦(Etienne Pontchartain)担任艇长,从南非威洛莫尔(Willowmore)发射,并于3天后于月球南极着陆。在机缘巧合下,在着陆点附近不远发现的一个既存的洞穴网络促成了在此地建立“堡垒”的决定。船员使用了两件经改装的系绳潜水服和一套沉箱系统6在数周内对洞穴系统进行了扩建及密封。不幸的是,由于船只空气状况恶化以及NG中毒的综合影响7,导致在八月中旬大多数哥伦比亚号的船员死亡。三名幸存的成员努力重新发射该船,并将其送入一条近月轨道。它在六年后在那里被回收。

摘录:
摘自DHPS的V.费赫布洛特(V. Feuchtbrott)对AEDF舰队学院学员的演讲
当然,你的质疑是对的——20世纪初登月?怎么做到?用何种资源?
当我们谈及太空任务时,你会自然而然地想到阿波罗号或者联盟号——这些有着成千上万工人并消耗数十年时光的项目。
在哥伦比亚航天计划最辉煌的时候,它只雇佣了60人。它的资金很大程度上是由一个人资助的——亚隆·德·洛希尔(Aron de Rothschild),那个富可敌国的显赫家族中的一个次要人物,他因长期介入异常世界的活动而众所周知,并被从常规历史中抹去。
德·洛希尔之所以支持无重力技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开销足够低——NG不需要燃料,只需要电。它不需要发射装置。它产生的噪音小而柔和。德·洛希尔以飞快的速度推进项目。没有安全测试。几乎没有培训。所有知识全靠通过试错法来学习。哥伦比亚号上的大多数设备都是自深海潜水装置和潜艇部件改装而来的。
为哥伦比亚号工作的60名工人中,有49人最终因长期接触无重力能源的影响而死去。当然,最终哥伦比亚号也损失了。这个项目导致德·洛希尔破产了,他的余生大部分时间在各个精神病院里度过。他在1913年默默无闻地死去。
这就是我们如何登上月球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20年都没能回去。

密封而空无一物的哥伦比亚堡在1926年春被管理局舰艇卡沃尔号(AV Cavor)重新开放并扩建,随后被重新命名为Site-019,并在随后的半个世纪中拓展至现今的规模。由于七八十年代的预算亏空,导致Site-019的扩建工程停工,至今仍未重启,致使存在着大量密闭且未经使用的隧道网络。

背景资料: 为了避免被发现,并最大程度地抵御恒星辐射,该站点的95%以上的可居住空间都在地下,仅有极少的地面通道。所有地面设施都由多层月岩粉(regospackle)8伪装,并配备了分布式冷却系统,使站点表面温度与附近月面温度相当。


办公区&翼楼


  • 月球后勤控制中心 (LLC): Site-019是向其他月球站点供电的控制中枢和协调中心,特别是对于站点███、███、███和099而言。Site-019还充当通过LRS的来自地球的转运物资的仓库和中转装置,随后由本地运输分配。
  • 供电翼: Site-019中运行着30 km2的低可见度太阳能电池板以及两台6型仿星器(Type 6 Stellarators)9,最大总功率为4100mW(兆瓦)。作为LLC的一部分,它的90%以上的电力输出被输送至其他月球设施。
  • 通讯科月球办公室 (DEPCOMLUN): Site-019的维护小组负责维护和保养月球表面和月球轨道上的管理局通信卫星与中继设备。
  • SoARn激光装置控制设施: 常被称为“索伦Sauron”的太阳环境反射武器是一种反小行星激光防御系统。其所在位置为距离019号站点超过████km的[已编辑]环形山内,它的主要控制、瞄准和能源管理系统位于被安置在Site-019,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对该装置本身与有人居住的月球基础设施造成永久性破坏。10
  • 月球研究与收容翼 该站点的这一孤立部分设施由经加固的Beta和Gamma级收容与研究设施组成,被设计为需要在低重力或连续真空环境安全收容的实体。研究翼目前则容纳了██个RPC实体与█个次要异常项目。
  • 居住翼: 由生活区、娱乐设施和水培农场构成,足以维系Site-019满员运作。在紧急状态下,居住翼可以直接与数个独立于站外备用的电源、通信设施、水源储备及空气过滤设施相连接,使其能够不依赖站点其他部分单独维持运行。出于安全考虑,居住翼是Site-019中最深的一部分。
  • AEDF舰队019锚地: 这个船坞设施包括有能力登月的AEDF舰艇的长期维护与修理所需的全部设备。它还拥有8架无人修理艇,用于对无法登陆的舰艇进行维护工作。

站点管理


行政官员:

  • 站点主管: 冈瑟·冯·埃尔巴赫(Gunther von Erbach)
  • 站点主管助理: 梅兰尼·圣克莱尔(Melanie St. Clair)
  • 异常收容主管: 贾格米特·K·达斯古普塔博士(Dr. Jagmeet K. Dasgupta)
  • 站点安保主管: 皮埃尔-马克·费萨伯特中校(Cmdr. Pierre-Marc Festhubert)
  • 站点工程与维护部主管: 奥维尔·W·约翰逊博士(Dr. Orville W. Johnson)
  • 研究开发主管: 瓦列里·E·叶甫列莫夫院士(Acad. Valeri E. Yefremov)
  • 人事后勤主管: 比阿特丽丝·范(Beatrice Phạm)

驻站人员:

  • 部门负责人: 3
  • 行政助理: 6
  • 医务人员: 25
  • 研究人员: 150
  • 安保人员: 200
  • 维护人员: 300
  • 舰队船员: 48

总计: 73212


驻站机动专项组


  • MST Whiskey-7 "太空力量": 由24名成员组成的标准轨道作业小组,作为站点安保特遣队的一部分。

收容异常


注: 作为AEDF/U&IIB信息安全标准协议的一部分,当前在Site-019的异常的完整清单不能完全公布。


在港舰船16


  • AEDFS 奥拉拉号17 雅科夫·布留斯级改装火炬巡洋舰 [已着陆]
  • AEDFS 地平线号: 雷鸟级多用途太空机 [转移轨道]
  • AEDFS 墨丘利号: 雷鸟级多用途太空机 [已着陆]
  • ADEFS 精进号: 郑和级火炬巡洋舰 [着陆,舰队船坞019]
  • 5 x LRS 侍从级: 无人货艇 [3已着陆,2转移轨道]
  • 8 x ORD 助手级: 无人维修机 [已着陆]
  • 6 x STB 牛蛙级: 近程亚轨道船员转运车 [5已着陆,1驻扎于SITE-09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