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习科

简介

每个人、每件事都有一个故事要讲。无论事关历史、事关信仰、还是事关于扭曲的观念——我们都肩负着责任,要去寻找、探索和继承这纷呈的故事,为了我们的孩子和我们孩子的孩子传承这些源远流长的智慧。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来到研习科








we%20are%20men%20manly%20men.png

身着便装的EASTCOM工作人员,在餐厅讨论怎么付款的问题。
23.7.19██。

这个由看似主题大不相同的部门组成的联合体,其成立目的十分之简单。获得并向管理局提供所获。这些需要资产的范围很广,包括为收容新发现的异常现象而创造的深奥或常态化的程式,隐藏信息不被窥探的方法,以至于超越现实面纱的补充,甚至是在探索已灭绝的外星文明遗迹时发现的文物。在我们将这些杰出成就归功于负责部门之前,我们首先需要了解是什么使它们成为现实。

研习科半正式原型的非官方诞生几乎可以追溯到新大陆的发现和殖民时期——当然也有人会说它的根源可以追溯到更深更远。不仅仅是未知的文化、丰富的资源和海岸边富饶的土地,对早期的反常侦探员和自然学家来说,这个勇敢的新世界拥有更重要的东西——异常。

五湖四海的杰出探险家身携私人执照,在受祝牧所志同道合的特工和神职人员的陪同下,加入了许多船员和冒险家,帮助他们第一次跨越可怕的大西洋来到这些富饶的海岸。而他们正是这个由志存高远、坚韧不拔的人组成的家族的祖先。他们,帮助了原始地财富积累,也正是因为他们,管理局才有今天的辉煌。

严格来说,现在为世人所知的研习科的创立在某种程度上十分讽刺——用官方说法来讲,该司不过是1911年4月16日由协会Society1特许的公司与集会Congregance2成员聚会之间沟通错误的结果。当然这对我们来说无关紧要。

需要注意,尽管第一眼看起来并非如此,但事实上研习科还是有领导的——不过这也不意味着它很“规整”。事实上也远非如此——即使是在研习科已经拥有了现代组织应有的特征和共识、协调和官方规划的情况下,它仍然保持着一种准拜占庭式的组织方式:它的结构支离破碎,其系统的信仰、文化和道德差异巨大,这样的不连贯与无理外人看来无疑是令人恼火的。

从所有这些奇怪的矛盾中看过去,这座试图拥有秩序的塔顶之上,仍矗立着一个七人理事会,他们便是指导研习科的最高力量——七老哥the Sevenfold,这些人因为功绩显著而聚集在这里(或者至少有一半的人是你希望相信的那样),他们赢得了自己的地位,并领导着管理局有史以来最杂乱无章、阶层分化严重和边界荒谬不清的部门之一。

研习科的文化也是它们的一个亮点。用官方说法来讲,研习科处理的调查和收购工作围绕着各种检查和部门层面的平衡性展开。无论是研究部的内外,管理局内各团体都会要求它提供服务,以获取并在有些时候研究某些特定的异常物品、物体、人员和组织。当然,这些服务大多是由上层管理部门通过各种表格和文件的填写来批准的,也有些是更多地通过实践上的和深奥的手段。正是通过这一过程,大多数现代研习科部门才能得到发展。

在非官方的情况下,研习科的大多数部门往往不能与他们的上级部门——七大宗the Sevenfold或其他上级——协同工作,这就导致了上级部门与研习科之间存在一种臭名昭著的有意或无意的传递虚假信息的文化。而这种文化只会进一步助长外人对这个混乱机构的鄙夷。在阿克斯顿·霍恩斯比探索协会的成员中,有一个十分流行的笑话,即称研习科的领导们颁布的任何法令为“凝固的牛奶”,因为当任何集体认同的官方决定终于传达时,它已经由研习科的各个小团体非正式地进行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有时还会对研习科间距的备案记录任务造成一定损害。

尽管被人误解,但研习科与更为公众化的分析与科学署之间的关系却十分要好——虽然研习科各部门通常只是在形式上保持一致,但人们经常可以看到研究部内部的跨部门合作。仅仅因为这个原因,研习科通常被看作是促使我部紧密结合的粘合剂,它体现了研究部多样而复杂的过去,完全致力于追求和,我敢说,“研习acquisition”更多的知识。

现在,让我们来谈一谈组成研习科的各团体吧。


部门

阿克斯顿·霍恩斯比探索协会

(THE AXTON HORNSBY EXPLORATION SOCIETY)

explorator.jpg

一名绿岭森林团体成员在挖掘现场旁的营地休息。

探索协会,或称“文化事务部门Department for Cultural Affairs”,“文化事务部门”这个称号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研习科第三次失败的标准化尝试时不幸产生的讹误,是研习科中最注重实践的部分之一。幽默的是,它也是研习科中为数不多的在当今仍亲自“获取”异常物品的部门之一。

阿克斯顿·霍恩斯比探索协会深深地扎根在19世纪探险家的梦想之中,这个愿景部分归功于维多利亚时代人们对地图上那些未知领域的迷恋,以及此前受祝牧所在中东、北非、亚洲、大洋洲,甚至美洲的努力。协会得名于阿克斯顿·霍恩斯比爵士,这是一位受封的绅士,他在英国更多的私人圈子中,因其独家的探险家社团以及在为受祝牧所提供旧时异常状况和古旧文档研究方面做出的杰出贡献而享有盛名。他晚年出于对异常世界的深切热爱所贡献的个人投资,极大地帮助了新兴管理局,他在临终前将私人社团和遗产全部献给了他跟随一生的挚友,艾玛·拉克斯利Emma Laxley手中,后者又将其合并入当时新兴的研究部。

到了今天,该部门中的成员,即所谓的被近乎亲切地称为“探索者”的人,通常以小队或联络员的形式驻扎在研究站点,并以研习科和研究部门的名义,作为第一反应者去探查乃至获得异常。

从历史上看,该协会主要由各种特许联盟、社团或协会组成,他们取得了七大宗的正式许可,能够尽可能地“弯曲”规则,以便更多的在研究中取得成果。无论是需要团队派遣密使强行闯过邪恶的丛林寺庙,抱怨连连的冒险家勇闯北极的荒芜之地,或者更好——渗透到政府组织中去偷窃无价的异常物品(当然是在桌子底下)——协会都有所参与,他们常常掏出古旧的证明作为他们进行上述擦边球活动的支持。该协会的许多现任成员仍因团体的悠久历史和卓越成就而倍感自豪——然而有人已在某种程度上对他们的忠诚度产生了怀疑。

但无论如何,协会成员始终是我管理局宝贵的资产。他们如此广泛地涉及到了各个领域之中,因此管理局内其他部门也常要求研习科与他们可能的冒险家们合作——而且研习科中的一些团体会在此过程中被合并到管理局除研究部的其他部门中,这也不是没有先例的。

由此,在研究部所有下属部门中,与其他部门的联络最多的便是协会了,他们原部门和管理局其他部门之间充当了橄榄枝的角色。侦探、考古学家、历史学家、档案员、流浪汉——你还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多的职业。


普罗米修斯初祖会

(THE PROMETHEUS PRIMOGENITUS)

初祖会,官方正式名称为神秘学事务部门Occultic Affairs Department,该组织中的主体起源于阿克斯顿·霍恩斯比探索协会——以及其余那些从所谓集会Congregance转移过来的人,因为他们在研究原始宗教人类学的方面有着极为严苛的规则。在研究部成立早期,当管理局终于在受祝牧所脱离天主教会正式成立时,一些社团和旧的密教组织old esoteric orders在管理局的保护下蓬勃发展,利用数个此前建立的旧站点,开始非正式地与受祝牧所合作3,作为建立“新事物”的跳板。

kaballi.png

山地白杨会the Order of Roundtree的成员在一个非公开的地点进行反仪式,以在收容突破后协助维持其秘密性。

神秘主义热潮促使了整个部门的诞生,他们致力于研究神秘的或其他超自然的异常现象。该部门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诸多具有文化意义的文物,该部门的目标是通过更非正统的方法来了解上述异常文化的影响和内涵。直至今日,该部门成员在管理局最古老的站点中运行着古老的秩序,这些组织和集团在研究部对神秘艺术的探索中发挥着极大的作用。

阿克斯顿·霍恩斯比探索协会在曲解规则方面至少还有些拘谨,普罗米修斯初祖会与之不同,他们在策略和方法上甚是无情——以至于这些行动被其他研究部成员认为对自己“过于加速”,这部分是因为其他研究部成员的组织老前辈曾经受到受祝牧所和整个集会Congregance的迫害。初祖会主导的许多研究机构鲜为人知,他们是所有研习科部门中最神秘一个,即使在研习科组织之中,其他人也会自发与之保持距离。如果说协会中一些激进成员的忠诚度有时会受到怀疑,那么初祖会成员的忠诚度可以说是受到了公开质疑。

但是,即使是他们的行为不堪忍受,但他们仍出色地提供了多次珍贵的结果,极大地帮助整个管理局。对他们来说,他们应该终结一些的麻烦——只要你不去考虑他们的手段。






集会

(THE CONGREGANCE)

tiger.jpg

来自神学部门泰国佛教分支的僧人在他的寺庙里喂养一只老虎。

当然,并不是所有管理局的成员都公开欢迎他们所认为的“黑暗艺术dark arts”。集会,也被称为神学部门Theistic Department,是管理局大多数主流宗教研究的中心,通过传统和信仰来探索和收容反常现象。这个部门可以说和管理局本身一样古老,它被视为尊重,以及怀疑的对象。

该部门最初只由罗马天主教徒和被受祝牧所收留的零星几位教士组成,今天,它已发展成来自全球各角落的各信仰的大集合。如今,它更加开放和包容——僧侣和牧师和睦相处,所研究的信仰范围从东正教、印度教到佛教。研习科的这一分支为自己制定了两个目标:在收容和研究异常现象时尽其所能地提供协助,并帮助保护其同事的思想与道德准则,无论后者在其他人看来是多么的异想天开。

对他们而言,迷失自己在管理局的工作中很轻易,因为你会体验到的是真正的恐怖——邪教分子、恶魔,甚至可能的神灵把这个世界困扰,试图蛊惑最顽强斗士的道德与灵魂。他们有责任证明他们的信仰能够对抗这些怪物,证明对抗异常的黑暗面并不总依赖钢铁和武器——有时自己祈祷和意志也一样关键。即使存在分歧,他们也依然愿意共同协作,帮助他们的地区忍受异常世界的苦难。

可以理解,部分人员对该部门的工作的效率和存在的必要持怀疑态度。他们都是科学人,信仰在他们的实验中不值一提。祈祷不能酝酿出优秀的解决方案,十字架也不能给你的方程式标准的答案。即便如此,缺乏量化的结果也不能完全一笔勾销——同样数量的人员在各地看到了集会的工作。基督教僧侣的祈祷让阴影生物在暗夜中尖叫,佛教僧侣仅通过冥想就能抵抗诅咒物品的精神攻击,印度教祭司从时空异常中恢复过来,却发现他们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煎熬了数年,仍然存活。

集会中的所有人都熟知信仰的艰难。但是,正如任何人,不管是不是科学家,都会说的那样——有时候,为了做成某事,你所需要的只是一点诚心。


密码学和逆模因部门

(THE DEPARTMENT OF CRYPTOLOGY AND ANTI-MEMETICS)

孪生安全部门,被半嘲讽地称为“信使”,不仅是在研究部,在整个管理局里,密码学与逆模因部门都通常会被忽视,有时甚至会被嘲笑。

picture%20by%20NASA%20Johnson.jpg

两个部门联合行动,在不破坏其内容的情况下破译模因危害。

纵观管理局的历史,这两个部门存在的目的基本没有改变。密码学处理的是通过大量的加密方法对信息进行破译的过程,而逆模因学研究的是模因或信息危险媒介的影响和破解方式性,寻找扭曲图像或信息的方法,在保留信息可理解性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破坏其危险性。

他们的起源与其目的一样简单:前者是在Site-223为常务委员会服务的一个小办公室,二战后德国密码学家涌入阿根廷,促使他们开始发展,最终成为研究部下的一个部门。后者成立于70年代末,随着简易的模因危险在异常世界的交流中的普及,该部门从东欧和英国的14个办公室中迅速组建。

他们成立的环境导致这两个部门互相倚重,这既是因为他们初来乍到,还因为他们的任务都具有沟通性质。他们经常试图向其他部门展示自己的技能,勇敢地地相互询问,以发现他们方法中的一切漏洞,并不断共同开发新的异常或非异常的方法来维护管理局的机密性。两个孪生部门的工作人员总是耳听八方,倾听他们可以借服务和证明自己价值的案例。

最后需要说明,虽然他们不像其他部门那样令人印象深刻或影响甚远,但他们仍是研究部、研习科的成员。他们想证明自己的愿望已展示出其实用性,那些认识到他们的热情的人将能够利用他们其他的全部能力。而我们有什么资格阻止他们呢?


真视素部门

(THE VIDERICS DEPARTMENT)

0b46f649f3631c1109f5b1c6881da466.png

沃特金斯研究员处于一种实验性真视素物质影响下。

如果说协会以其自然的好奇心而闻名,初祖会以其不信任而闻名,集会以其坚定的信仰而闻名,那么真视素部门则以一事闻名于整个管理局:纯粹、卑劣的恐怖。

这个部门位于Site-074,以开发和使用真视素而闻名,这些药物和设备可以让使用者的视线穿过现实的面纱,见证世界的隐匿的一面。真视素的起源及其活性成分的最初提取都笼罩在神秘事件和神话之中——许多这样的故事都具有警世意义。Site-074和███基地是该部门的早期研究和开发的骨干区域,作为一个持续尝试寻求事物背后真相的部门,它的历史是光明的,充满了挫折,也充满了突破的痕迹。

21世纪人们对该领域的兴趣逐渐增加,在这种刺激下,真视素的大规模制药生产的资金被充分地提供,因此该部门及其产品重新获得了人们的关注和尊重,这距离第一批真视素药物的最初配方创造出来已经有50多年了。该项目的初衷是提供一种慢性的、每日低剂量服用的补充药剂,助力于管理局的研究人员的研发。然而,这些配方对精神的影响通常很快就会显现,此后企业规模的分销和消耗受到了更为严格的监管。

在大多数情况下,真视素的外观表现是简单的眼药水、舌下含服的药片或以金属芯片的形式附着在头骨上的神经增强器。真视素部门超越了他们对世界真实面貌的追求:他们是超人类主义者、疯狂的科学家和末日论者,管理局将他们维持在自己的轨道上,并提供一定手段来实现他们的,或我们曾经认为的,幻想。

工作人员将自己置于科学的刀下,不断寻求隐匿的真相。他们的身体就足以展现无数成功或失败的实验,他们的头脑用人类思维无法感知的言语讲述着传奇。他们能用舌头感知你的想法,他们能看到恐惧似烟似雾从你的身上散发,他们能用指尖触碰到你的恐慌。

许多人都曾询问这些人员本身是否就是异常,希望这种说法能简单地解释他们的外表和行为。有些人则认为他们只是瘾君子,一直在从真视素所展示的东西中寻找兴奋。他们在工作中每天都会遇到的东西里,有符合自身规则和功能的物品与怪物,尽管它们与现实的规则脱节,却仍可以理解。但真视素部门就是可怕地由人类和现实组成的:他们所有使用的工具均是科学实验的结果,而他们本身就是人性的产物。

真视素工作者们并非不忠诚。但他们是管理局最勇敢的群体,愿意牺牲大部分的自己来帮助组织和整个人类。只是,人们终究是会忍不住地问——如果他们在扭曲变形的世界里呆得太久,他们又会接受哪样的人类?


0

0

us.png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